文/林静如(律师娘) 图/Shutterstock

律师娘/做自己,还是委曲求全?

一个女孩子并不是因为聪明懂事而可爱,

相反,是因为尖锐、计较、虚荣、笨拙而可爱。

∼闫红《十年一觉红楼梦》

这是妈咪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中很令我惊艳的一段话。

不知道妳的世代还看不看古典文学,但是妈咪想和妳聊聊这本书里很有趣的一个观点,作者对中国爱情经典《红楼梦》里两位女主角──林黛玉与薛宝钗的性格比较。

摘录几句书中对主人翁的描绘──「黛玉如诗,宝钗是禅」、「历来的说法都是,黛玉适合谈恋爱,宝钗适合娶回家」。作者另外还在书中转述了聆听作家余秋雨先生的一段演讲内容:「《红楼梦》最大的悲剧是,黛玉和宝玉是没法进入一桩婚姻的。」

虽然《红楼梦》向来号称东方的爱情经典,与西方的《罗密欧与茱丽叶》并驾齐驱,但这本书《十年一觉红楼梦》的作者闫红却一巴掌打醒了大家的浪漫情怀。

来吧!妈咪先帮妳打剂预防针,我认为不只黛玉和宝玉可能无法进入婚姻,即使是妳那个世代所着迷的其他爱情故事男女主角,是否能够通过婚姻的考验,也都是无法证实的未知数。只是,拜这些如梦似幻的情节,才能让一对对男女不顾前人们的凄苦哀痛,仍然心甘情愿地前仆后继踏入婚姻围城,若说人类靠这一部部爱情剧本而种族不灭,或许一点也不夸张。

为什幺明明可以为对方失去生命的浓情蜜意,反而会经不起婚姻的耗损呢?作者在这本书中有一段形容《红楼梦》两位性格大相径庭的女主角的描述:

黛玉这样的女子,她的缺失感让你心生怜惜,她的温柔又能给你别人不能代替的甜蜜,她的小性子固然令你烦恼,可是所有让人上瘾的东西,都会让人有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感觉,最后,她成了你梦里也不能忘记的那个人。

宝钗太冷静,太现实,无渴望,无缺失。她是闺中良师,是人生指南,帮你顿悟,醍醐灌顶,却不是能让你魂牵梦萦的爱人,谁会爱上一本哲学书或是人生指南呢?

读到这两段话,妳大概能猜出作者对黛玉性格的偏爱吧?妳呢?如果可以选择,妳想要当黛玉还是宝钗呢?

当然,哪个女人不希望能偶尔在爱人面前使使小性子还被当可爱?哪个女人不想在伴侣身边自由自在做自己还能备受宠爱?

包括妈咪,我们这个世代的女孩,多数都被当作掌上明珠般呵护着长大。还记得和妳爸比结婚的第二天,我偷偷打电话给妳外婆,问她:「妈∼洗衣机要怎幺用?」因为在嫁人之前,妳外婆从没捨得让我洗过一件衣服,还有,马桶不刷会髒这件事,我也是婚后才知道的。

嫁作人妻之前,不要说妳外公、外婆,即使是妳爸比,都是这样包容着妈咪的任性,欣赏着妈咪的种种缺点,而不减一丝喜爱。于是,仗着天赐的宠爱,妈咪从来没担心,有谁会因为我「做自己」而不爱我的。

我相信,多数女孩也都跟妈咪一样,在结婚之前有着黛玉的小任性,甚至告诉自己,那是一种不妥协的魅力,无需修饰。所以,在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我们很有自信,即使进入婚姻,自己依然可以继续保留着这些与生俱来或是爸妈惯出来的缺点,因为牵着你的手,承诺一辈子不放下的那个人,不就是爱妳的原有性格才娶妳的吗?

然而,直到婚后,我们才发现,此.路.不.通。怎幺说呢?难不成黛玉走入婚姻后,就得进化(或是退化?)成宝钗吗?

一旦嫁作人妻,我们就不能像黛玉一样,只顾着风花雪月,盼望着每一次仗着娇宠所发的脾气,深爱妳的那个人都会耐着性子轻巧地捧起来吗?还是我们非得像宝钗一样,斟酌着一言一举的得体,秤量着自己的贡献,彷彿所有委屈与不平,只要为了大局,都能顷刻间烟消云散呢?

虽不至于如此,但话说回来,有几个男人承受得起,未来几十年的婚姻生活,都得把太太的尖锐、计较当饭吃?

其实,妈咪有时候会很想念自己过去的坏脾气,和妳爸比交往的时候,一点点不顺心都可以小题大作,把它当作生活的情趣,比起现在,常度量着什幺是好太太、好母亲、好媳妇的界线,那样的人生,似乎快意得多了。

那幺,这一切的改变又是为了什幺呢?

或许,多年的婚姻生活让我变得成熟了,我从掌控自己的脾气中,学会驾驭心智的怡然;我从全心付出中,体会爱的本质。于是,我不再随心所欲高兴说什幺就说什幺,也不要求对方要为我的价值观妥协。因为当妳用自己的苛求压抑了对方的欲望,爱会开始变形,渐渐变成妳认不得的模样,那样的关係并不会长久。妈咪总听到身边的女孩们说:「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但为什幺他变了?」走入婚姻的黛玉们,常失落于婚姻里的娇宠无法如恋爱时那般挥霍,这时,我们还要继续做自己吗?

女儿,妈咪多希望可以把自己在将近十年婚姻生活中,反覆于「做不做自己」的百转千迴细细说给妳听,让妳有一天得为幸福摸索婚姻存在的意义时,不会像妈咪一样,总是在失望与希望间徘徊。可惜即使我都说透了,也不代表妳就能少走几步冤枉路。

有一天,妳结婚了,可能依旧会迷惘且不知所措。究竟要继续尽情做那个会撒野又会撒娇的自己,还是学习当一只被婚姻豢养的宠物?偏偏赌盘打开之前,是拿不準孰胜孰负的,所有的不安都来自─一切都没有标準流程与答案。

即使妳愿从黛玉的张狂走入宝钗的恬淡,妳还是得担心,妳爱的那个人,想念起妳婚前的可爱,而抱怨妳的风情不再;而纵然妳把婚前所有的真性情原原本本的带进了婚姻里,最后也可能会背上不愿成熟长大的罪名。

妈咪看过婚后的黛玉,为了对方的疼爱不再,而认为结婚是爱情的终止符,也看过婚后的宝钗,收拾起所有的恣意,仍然度不过婚姻里的风风雨雨。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可以为妳撑伞一辈子,让妳在伞下永远开开心心地做自己。

但是,其实不必,妈咪把伞交给妳,慢慢的妳会明白,在婚姻里委曲从来不能求全、逆来不要顺受,最重要的是,妳得为自己找到不被撼动的价值。即使不是别人眼中的贤妻良母,也要有属于自己的真实人生,不管做黛玉或是宝钗,都要打从心底尊重自己、善待自己,善用自己专属的温柔,迎击世界上的残酷。

本文出自《世界这样残酷,我们仍然温柔以对》三采出版

  律师娘/做自己,还是委曲求全?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