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比特币」开始的全球网路革新──《区块链革命》

信赖协定
科技精灵彷彿又再一次从瓶中被释放出来了,只是这次我们找不到是什幺人,基于什幺目的,在哪个明确的时间点把科技精灵召唤出来。总之,现在这个精灵已经随侍在侧準备好要大显身手──扭转现有经济运作的权力机制,把世间万物的老派作风带往更好的方向──如果我们愿意接受它的话。

网际网路历经前面四十多年的发展,带来很多正向的改变;但是运用在商业活动或经济行为时,却也面临很多严重的局限。正如同《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誌在1993年刊登漫画家彼得.施泰纳(Peter Steiner)的那幅知名漫画作品──电脑前面的一只狗对着另一只狗说:「在网际网路上,没有人知道你只是一只狗。」我们到现在还无法在网路上建立可靠的机制认定彼此的身分,如果没有透过第三方──像是银行或政府所提供的验证机制,我们也无法信任彼此以处理金钱交易。然而,这些中介机构也会为了商业利益或是国家安全而蒐集我们的个人资料,侵犯隐私。

科技带来的繁荣与科技侵害的隐私之间,并没有所谓的利大于弊,在这个数位年代里,几乎任何事物都摆脱不了科技的影响──无论是好是坏。科技让我们得以用全新、更细緻的方式去维护或侵犯他人的权益,线上通讯和商务的爆炸性成长,创造了更多网路犯罪的机会。预测处理器效能会年年倍增的摩尔定律(Moore’s Law),也一样适用于预测诈欺与窃盗的犯罪率年年倍增;就更不用提垃圾邮件、盗用帐号、网路钓鱼、间谍程式、殭尸帐号、骇客入侵、网路霸凌和资料绑架等诸多罄竹难书的问题了。

打造信赖协定的过程
早在1981年就有人想要透过密码学,解决网际网路隐私、资安的问题,实现人人受益的普惠(inclusion)金融体系,问题是,不论线上交易流程再怎幺改,只要有第三方参与在内,就没办法有效解决资讯安全的缺口。在网路上刷卡付费会暴露太多使用者的个人资料,让人无法心安;交易手续费也不是小额交易支付方负担得起的成本。

等到1993年的时候,聪明的数学家大卫.丘姆(David Chaum)提出了eCash这套电子支付系统,被认为是「技术面完美无瑕的机制,可在网际网路上以匿名方式,安全达成支付的目的……这是一套可以在网路上传递各种电子货币的完美系统。」这个评价并非过誉,当时包括微软(Microsoft)在内的多家公司都把eCash纳入,成为旗下软体的基本配备。问题是,当时的线上买家还没意识到网路隐私与资安的问题,使得丘姆在荷兰创办的公司DigiCash在1998年宣告破产以终。

丘姆的同事尼克.萨博(Nick Szabo)在公司接近破产的时候,发表了一篇简短的论文,标题取名〈上帝协定〉(“The God Protocol”)。萨博在论文中提到,自己深信有一种终极的技术协定,那就是让上帝在所有交易过程中,扮演公正第三方的角色。「所有人把他们的资料交给上帝,让可靠的上帝做出最终的决定,然后再把祂的决定告诉所有人。上帝做为掌握所有讯息的最终裁量者,任何人除了自己输入给上帝和从上帝那边所获得的讯息外,完全无法得到任何关于其他人的资讯。」

这还真是个直言不讳的论点:想要透过网路做生意,还真的需要相当坚定的信念才行。既有的线上交易机制在资讯安全的维护上一直无法达到要求,我们除了把交易过程的中介机构当成神圣不可侵犯的上帝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时间一晃过了十年,来到爆发全球金融海啸的2008年。这次或许是上帝垂怜,不晓得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用「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这个假名,发表了全新的对等式(peer-to-peer)电子货币协定机制,其所採用的电子货币就是带有加密效果的比特币(bitcoin)。此电子货币和传统由国家发行、操控的法定货币大不相同,而且这个协定机制建立在一整套以分散式运算(distributed computation)为主的运作基础上,只要透过数以十亿个运算设备,就能确保资料交换的可靠度(integrity),中间完全不需要经由任何公正的第三方加以验证。
这个方案乍看之下漫无头绪,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念头,竟然在资讯界掀起一个让人既惊且喜、又引人入胜的想像空间,之后更形成一把四处蔓延、无法遏止的燎原野火,影响範围遍及各行各业和政府机关,还包括捍卫个人隐私的斗士、推动社会改革的活跃份子、媒体理论大师和新闻工作者等等,族繁不及备载。

来看看第一个商用网路浏览器「网景」(Netscape)的创造者之一、科技创投界知名的大金主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如何评价这个新的协定机制:「这会让人发出『喔,天哪,就是这个了!这真是一大突破,是我们期盼已久的好东西。发明这个的人解决了所有问题,不管他是谁都应该值得颁一座诺贝尔奖给他──这个人无疑是一位超级天才』的讚歎。这样说绝不夸张,这就是我们一直想在网路上建立,却始终没能成功的分散式信赖网路(distributed trust network)。」

我们已经习惯充斥各种资讯的网际网路,现在则要开始迎接承载商业价值与金钱的网际网路。这同时也是一个让所有人知道什幺才是真相的平台──至少适用于清楚明确、有纪录可考的资讯。信赖协定最根本的优势是开放的原始码:这表示所有人都可以免费下载使用,甚至自行开发各种新工具管理线上交易。这项先天优势有可能带来数不清的新应用,其未知的能力也将可能翻转许多事物的规则。

迈向繁荣的途径
衡量繁荣最优先、最重要的指标,就是提升每个人的生活水準;欲达成此目标,就要让每个人有办法、有工具、有机会去创造物质上的富裕与经济上的荣景。

为了达到广义的繁荣标準,每个人最起码都要能和值得信赖的金融机构打交道,享有储存、移转商业价值的基本服务,和全球经济体系里其他人相互沟通及交易,还要能透由法律,维护自己合法取得的身家财产。这些基本要求正是区块链的强项,未来的繁荣应该是属于全民,而不仅只是让权贵阶级变得更有钱有势而已。

营造真正对等的共享经济:人们往往把Airbnb、Uber等类似平台,视为「共享经济」的一环。事实上,这些平台的成功因素恰好是不共享──他们整合了服务,所以应该称之为「整合经济」才对。想像一家与集中管控的Airbnb相反,採取分散式架构,并由所属会员协力营运与共享的新公司,当旅客想寻找空房时,可以利用软体把区块链上的清单资料扫描一遍,并依照设定的条件进行筛选,再把符合条件的成果显示在旅客面前。因为可以在区块链上找到每笔住宿纪录,只要旅客给予好评,房东就可以提升评等,建立自己的口碑──不需要中介机构代为评价。

区块链平台以太坊(Ethereum)的创办人维塔力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说:「虽然大多数科技会把劳动者边缘化,去做一些只能勉强餬口的工作,但是区块链恰好是反过来的去中心化,所以非但不会让计程车司机工作不保,还会拉近计程车司机与乘客之间的距离,让Uber的经营方式无以为继。」

升级成更便捷、更普惠的金融体系:要说金融产业是世上最高度集中化、最感受不到科技革命所带来转型效果的产业也不为过;金融体系不但採用过时的科技,就连相关规範也多半沿用自19世纪的法令。这些跟不上时代脚步的矛盾现象,使得金融服务业看起来既迟缓又不太可靠。分散式帐本科技,可以活化许多原有制度架构下被局限的金融服务,带动有利于最终使用者的竞争和创新。

只要有领导人能力排众议,金融圈的各种机构也都可以藉助区块链进行转型。区块链很有机会透过一场产业革命,迎向更好的未来──影响所及将遍及银行、股市、保险公司、会计事务所、经纪公司、信用卡网路、不动产仲介等等。只要各种机构都共享同一份分散式帐本的资料,结算就能即时完成,不用耗费好几天。这会让好几十亿人受惠,而且也能在世界各地释放创业的动力。

让创作者优先享有利益:在第一代网际网路的环境下,很多智慧财产的创造者无法透过自己的作品得到合理报酬。一位创作型歌手和唱片公司签约后,可能因为唱片公司老闆不知该如何面对网际网路对音乐产业的冲击,没能来得及重新设计经营模式以拥抱数位年代,最终逐渐将市场拱手让给创意十足的线上音乐传播公司。

回想一下点对点音乐档案共享平台Napster在1999年问世后,主流唱片公司採取了什幺反应。音乐产业几家主流唱片公司联手控告Napster这个新的经营模式,被告除了Napster创办人外,还包括其他一万八千多名的线上使用者。

但与其控告消费者,和他们一起找出新的做法往往才是更长远的经营方式。这起事件后来让音乐产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让大家见识到音乐产业经由通路铺货的销售模式,既欠缺效率又跟不上时代脚步,有些公司政策甚至还有压迫音乐创作人的嫌疑。

时至今日,音乐产业的经营模式还是改变不大。如今我们可以在区块链上,看到新萌芽的音乐产业生态,所有文化创业产业念兹在兹的都是追求突破,区块链能够做的,就是确保这些创作者能够得到恰如其分的报酬。

培育区块链领域的创业家:创业精神是促成经济繁荣与社会富裕的基本要件。网际网路原本被视为有利于释放创业家的能力,让创业家不用背负大企业根深蒂固的惯性文化、僵化产线和沉重负担,就能享有同样等级的生产工具及产能。

然而,网路公司亿万富豪高调的成功故事,背后却隐含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过去三十年来很多已开发国家的创业精神与新创事业,都一直在走下坡。在开发中国家,网际网路也没能降低创业的门槛,使得很多潜在创业家,还是不得不忍受死板板的政府官僚组织,网际网路甚至也没能带给数十亿人口投入创业所需的基本金融工具。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创业家,但是就算想要赚取合理薪资的一般人也一样欠缺理财工具,处处设限的政府法规让这些理想变得难以实现。区块链将能用各种有意义的方式,帮助我们重新找回创业精神,带来繁荣。开发中国家的一般人民若想要有更可靠的商业利益储存方式,以及在生活圈以外拓展事业,他们只要有能力连线上网就行了。融入全球经济体系,意谓着能够用更多样化的管道建立信用、取得资金、联繫供应商与事业伙伴以掌握投资机会;只要善用区块链,再怎样微不足道的才能与资源,也都能够找到商业应用的方向。